蛇王波后国语 诗乐与传承:中华文明的多元呈现

原标题:诗乐与传承:中华文明的多元呈现

摘要:“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经典咏流传》以“经典”作为传播的内容基础,经由“咏”达到了传播手段的升级,诗乐融合达到了“流传”这一传播功能的实现,进而建立了传播主体与受众之间的共鸣纽带,为传统文化的现代传播、中华文明的多元呈现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凝练提供了经验与借鉴。

关键词:诗乐合一 文化传播 媒体融合 多元呈现

在媒介发展史上,电视媒介的出现无疑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它使得文字、图像、声音等多媒体形态的传播成为可能,可以相对真实地反映现实世界;同时,因其浅显通俗的传播形式、广泛的受众覆盖面,电视节目在无形之中影响着人们的思想观念、行为方式、生活态度;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社会交往形态与文化传播生态。融媒体时代,电视节目的融合创新被视为推进文化创新、提升文化软实力的重要路径。

在电视节目全媒体传播体系构建的过程中,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作为国家级媒体,十分注重电视节目的文化传承功能,推出了《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国家宝藏》等高关注度的文化类节目,对于传播和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升公众文化素养与通识能力、扩大文化软实力、增强文化自信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8年初,央视整合优势资源进行全媒体探索实践,推出大型诗词音乐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引起各个年龄层观众的广泛关注;今年初,通过创新完善、升级更新,《经典咏流传》第二季在新春伊始获得了“坊间传唱”的现象级热度。该节目作为中国本土创新的原生节目形态,不仅是电视媒体融合发展的一次成功探索,也成为传统文化现代传播与中华文明多元呈现的一次有益尝试。

《经典咏流传》:文化类节目形态创新

通过电视进行文化传播是中国电视媒介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当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让优秀传统文化融入人民生活与社会发展,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文化消费需求,增强民族凝聚力、认同感、自豪感,成为文化类节目重返时代舞台的战略背景。加之“限娱令”法规的出台,使得电视传媒结构在娱乐综艺之外开辟新的节目形态成为媒体自身创新的必然要求;更为重要的是,年轻电视受众群体的崛起,尤其是以“95后”为代表的“Z世代”的出现,使得浅层次、单一的娱乐节目无法很好地满足观众对于“人文关怀”“内容意义”“知识获取”“观点交流”等意义型电视节目消费的需求。国家战略、节目发展、意义诉求为文化节目的创新探索提供了新的空间。

文化类节目形态的不断创新,是对国家宏观政策的回应,也是电视媒体自身发展的重要实践。从早年的《百家讲坛》,到近年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再到眼下的《经典咏流传》,延续的正是这样一种创新思路。这些节目都在探索利用现代传播手段,将优秀传统文化中的“旧的”“老的”“冷的”知识转化为不同年龄层次公众喜闻乐见的、生动的、鲜活的、可参与的热门话题,以此回应公众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消费需求,提升电视节目在文化传承、舆论引导、价值凝练方面的媒介功能。

《经典咏流传》是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的大型文化音乐类节目,用“和诗以歌”的形式将传统诗词经典与现代流行音乐相结合,由主持人朗诵并解读诗词背后的文化含义,由老中青不同年代的歌唱明星、普通群众以及其他行业的不同人物等构成的经典传唱人进行歌曲演绎,由传唱人、其他嘉宾讲述歌曲创作背景、时代意义,并由现场鉴赏团嘉宾穿插品鉴评析。整场节目在使用传统的对话、朗诵、声乐、舞蹈、灯光、舞台置景等演播室电视手段的同时,采用了微博微信传播、二维码扫描、外景切换等时空处理方式,最大限度地提升了传播效果。

《经典咏流传》实现了文化类节目形态、内容、传播方式等方面的创新。在形式上与现代流行音乐相结合、内容上与当下生活时尚发展融合,传播方式上通过“读诗成曲”AI技术、“二维码”互动、网端播放等多元技术创新,用更适宜年轻人的传播方式,让文化在公共流行中重获生命活力。在3月16日播出的一期节目中,节目组运用全息投影高科技手段让邓丽君“重返舞台”,与小女孩刘润潼共同演绎《但愿人长久》,让这首经典歌曲重回耳畔。作为本土原创的节目形态,该节目在形态创新上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不仅注重节目传播的时代表达方式,同时也将传统文化的意蕴融入节目之中,讲述文化知识、阐释人文价值、解读思想观念,致力于不断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传统文化的现代传播:《经典咏流传》传播学分析

从传播学5W模式分析,《经典咏流传》在内容、手段、功能(效果)、主体与客体方面均实现了创新:节目通过对以“经典”诗文为代表的传统文化进行现代化流行方式的“咏”唱,不仅传播了文化知识、解读了文化内涵,也呼应了公众的文化需求,塑造了传播主体与客体之间的价值共鸣,真正让文化活化,让文化“流传”,实现了从传统文化到现代传播的转换。

“经典”的源与流:构筑传播内容的基础

“五千年文化,三千年诗韵。经典永流传,我们的文化从未断流。”节目开场白中的这句话表明,在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历史中,诗词歌赋构成了灿烂文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诗经楚辞、老庄乐府、唐诗宋词、小说传奇,《经典咏流传》以文学“经典”为传播内容的基础,进而通过故事讲述、节目演绎、音乐改编、作曲搭配、解读阐释、专家点评的形式对“经典”进行加工。在节目中,以诗词经典内容为基,进行了故事化、音乐化、场景化等不同策略的内容处理,很好地阐释了“经典”的源(古典诗词)与流(现代音乐)之间的关系。

其一,故事化内容。嘉宾、传唱人等对诗词的创作背景和深层意涵、作者的创作想法、诗词改编作曲过程等等,均进行了故事化的讲述,以电视化的语言,通俗易懂地传达了“经典”诗词背后的文化韵味。如由威斯康辛大学博士克里斯叮传唱的《梦蝶:一百万个可能》通过传唱人讲述自己的中国文化情结,表达对中国古典文化的深深热爱;其二,音乐化内容。在节目中,对于诗词内容本身的音乐演绎,是通过作词的改写、扩写、演绎等手法进行“内容再创作”而实现的,极大地拓展了原有诗词内容的时空关系和情感关联,如张靓颖《春夜喜雨》、王源《长歌行》等,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与古典诗歌在内容上的对话,拓展了现代人对诗歌意象和意境的理解;其三,场景化内容。对于电视艺术而言,传统文化的呈现不限于诗词歌赋,戏剧戏曲、国宝非遗、饮食文化、古代发明、家书信笺、书画名篇等都是“经典”的素材。在节目中,对“经典”的场景化处理包括:利用大鼓、古琴、编钟、琵琶、古筝、少数民族乐器等进行配乐,利用地方唱腔、戏剧唱腔、少数民族唱法等传统演唱方式进行演绎,场景设置、海报宣传均古色古香――小桥流水、高山大川、书画艺术、楹联画壁、古迹古史等,以此丰富了观众对于“经典”的认知,提升了对于传统文化魅力的感受力。

“咏”中的诗与乐:实现传播手段的升级

文章由机器自动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