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秘史吻戏 一石激起千层浪!暴风市值崩到20亿什么情况?意味着什么?

 

  7月28晚6点,上市公司暴风集团(300431,SZ)发布《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公告》。该公告称,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于近日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公司将制定相应工作管理办法及应急预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项经营活动平稳运行。

该公司将持续关注上述事件的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公司指定的信息披露媒体为巨潮资讯网及《中国证券报》,公司有关信息均以在上述指定媒体刊登披露的信息为准,敬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投资风险。

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一出,股民震惊。

谁是冯鑫?

曾带领暴风造“妖股”神话

不少人发现,自从2018年以来,冯鑫极少公开露面。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2019年6月5日,整个2019年,他仅更新了两条微博。

然而,暴风集团也曾风光一时。在2015年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暴风集团是最抢眼的明星企业之一。

自上市以来,暴风集团在A股创造了39个涨停,是当时A股的“神话”,带动一波中概股回归潮,暴风集团的市值也一度突破400亿。

随后,暴风集团开始新一轮布局,宣布把公司划分为VR(虚拟现实)、TV(电视)、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群,各自拥有独立发展方向,保持未来都有单独上市的可能性。

在当时,冯鑫风头一时无两。暴风集团股票上市敲钟那天,冯鑫说了两句话,“希望开启A股享受暴风,暴风享受A股的时代”,“我不是一个人来到中国A股,而是带着几亿网民和5000万用户回到A股,群众基础很强大。”

冯鑫很清楚,暴风科技5000万的用户量,是他的“底仓”。曾经的暴风影音,完全是台式电脑时代的标配。

暴风集团还招揽原创维集团副总裁刘耀平任暴风TV的CEO、前天天动听创始人黄晓杰任暴风魔镜COO。暴风集团当时的发展已不再限于视频概念,而是把自身打造为一家娱乐公司。

冯鑫当时说,“以前暴风科技的天花板,是中国互联网视频公司估值都在百亿美金以下,而暴风上市后面临一个机遇期,能够让暴风科技冲破视频领域,去做更大的事。”

然而,与乐视网类似的是,暴风集团的局面也开始不妙。其中,暴风魔镜一蹶不振,暴风TV也持续陷入到亏损和被讨债的状态。

今年以来,

暴风集团一直风波不断

今年以来,暴风集团负面消息不断,一直处于在暴风中颠簸的状态。

公开信息中,暴风集团在失信与诉讼、以及高管减持方面信息频繁。天眼查数据显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自身风险367条,周边风险4678条,预警提醒400条。其中,暴风集团关于法律诉讼方面的警示信息上百条,“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高达195条,其他高风险信息包括多家子公司与投资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冯鑫已卸任暴风集团法定代表人。之后,暴风集团发布《关于媒体报道事项的说明》予以澄清,称冯鑫仍然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天眼查数据显示,冯鑫为暴风集团创始人,暴风梧桐资本董事长兼CEO,暴风体育董事长,暴风魔镜董事长。2019年3月1日,冯鑫曾因合同纠纷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今年7月12日,暴风集团发布半年报亏损预告:预计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暴风亏损2.3亿到2.35亿。今年一季度,暴风集团营业收入同比降81.6%至7120.51万元,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仍亏损1749.5万元。

业内人士称,与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不同的是,贾跃亭曾经在高位套现过数十亿,而冯鑫并未在高位减持。

根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信息,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暴风集团)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这一信息,说明除半年报预计亏损2.3亿到2.35亿外,暴风集团也没有什么财产。

另据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暴风集团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暴风集团表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暴风TV的亏损。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暴风TV亏损高达11.91亿元,流动资产为4.1亿元,流动负债16.6亿元。

就在今年5月,甚至有媒体报道称,暴风TV向员工正式发出“遣散”通知,称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决定遣散所有员工。5月22日晚,暴风TV通过电话召开股东大会,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参加会议,暴风TVCEO刘耀平回应称,公司并未解散,只是做了一些行业调整,公司原办公场地因合约到期后不再续约,公司新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

今年5月8日晚,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暴风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暴风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暂计至今年3月3日为6330。66万元)。

今年5月9日,深交所对暴风集团下发年报问询函,涉及10个问题,包括对2018年度大额亏损的具体原因作出解释,说明收购暴风智能作出商誉减值测试的合理性,是否存在关联交易侵占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以及公司互联网电视业务等出现大幅下滑的原因等。

业内人士感慨,印象中的冯鑫,其实还是一个挺想做事的人,很可惜沦落到如今的命运。多位与冯鑫有过接触的业内人士评价不一、褒贬兼具,包括“人很好”“崇尚道教”“不懂商业盲目自大”,但冯鑫究竟因何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目前仍有待官方公告。

暴风集团:

失去对暴风智能实控权

仍存在全年净资产为负风险

28日晚,暴风集团公告不断,除了发出创始人冯鑫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公号外,还发布了《关于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该公告称,该公司的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智能”)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当天,暴风集团公司披露了《关于放弃优先认购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称,此次交易完成后,暴风智能董事会由5名董事组成,其中公司委派2名。公司持有暴风智能的股权比例仍为22.5997%。

7月19日,公司与暴风控股有限公司签署《解除一致行动协议》,双方同意解除原于2015年7月6日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解除在暴风智能采取一致行动的约定。

文章由机器自动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