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简介 惊悚的一幕!生鸡肉从盘中逃走什么情况?终于真相了,原来是这样!

 

  近日,一位美国女子在餐厅用餐时目击到了“惊悚”的一幕——在一盘生肉被端上餐桌后,其中一块生鸡肉竟然“抽搐着”从盘子里“逃走”,最后掉在地板上。《太阳报》开玩笑的将这个场景形容为“生肉复活”,一位健康专家则解释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这块鸡肉的神经末梢尚未死亡。

据英国《太阳报》24日报道,近日,一位名叫由里·菲利普斯的女子在脸书上传了一段“生鸡肉复活”的视频。视频中,伴随着菲利普斯惊恐的尖叫声,一块生鸡胸肉正在盘子里不停“抽搐”:它先是“抬起了身体”,然后猛地一下从盘子里“爬”了出来,最后掉落在地上。

视频一经发出也引来了网友们的热议,有网友幽默的表示,这是因为“肉太新鲜了,所以肌肉还在发出信号。”还有网友则调侃称:“原来不仅我会走路,我的食物也会!”最后,一位健康专家对此做出了解释,他表示,是因为这块鸡肉的神经末梢尚未死亡,所以才会引起这种“奇怪的痉挛现象”。

神经末梢为神经纤维的末端部分,分布在各种器官和组织内。神经末梢按其功能不同,分为感觉神经末梢和运动神经末梢; 感觉神经末梢又称传入神经末梢,接受外界和体内的刺激,按结构又可分为游离神经末梢和有被囊感觉神经末梢;运动神经末梢又称传出神经末梢,把神经冲动传布到肌肉和腺体组织上,使它们产生运动和分泌活动。

《太阳报》称,“生鸡肉出现痉挛”其实并非是罕见现象,有些鸡在失去头部的情况下甚至都可以存活,很多人还将之称为 “无头鸡”(headless chicken)。

延伸阅读:

无头鸡麦克

Mike The Headless Chicken,(1945年4月-1947年3月),是美国一只被斩掉头部后,依然生存了18个月的公鸡。起初,许多人认为这不过是骗局,因此其主人把它带到位于盐湖城的犹他大学检查并证实这并非骗局。

事件起因

1945年9月10日星期一,住在科罗拉多州夫鲁塔市(Fruita)的农夫罗迪奥臣(Lloyd Olsen),宴请其岳母共餐,他妻子自围栏带回一只五个半月大的公鸡作食物。由于他的岳母喜欢吃鸡颈,于是他斩鸡头时意外留下公鸡的一只耳朵和大部份脑干。被斩头后,麦克反应很剧烈,但过不久便可正常行走,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公鸡麦克对被斩去的头无所适从,不过在无头鸡麦克被斩首后第一夜中,它还是把残缺的头伸到翅膀下睡觉;这感动了奥臣,决定留下了麦克的性命,免于它成为岳母的盘中之物。

尽管奥臣的补救手工拙劣,但无头鸡麦克能平衡、笨拙地走到栖息处;它甚至想用失去了的喙整理羽毛,明显地,没有了头,麦克永远不能再整理羽毛了。麦克没有死之后,奥臣决定永远照顾麦克,他通过滴眼药水的小瓶以牛奶和水混合物哺养麦克,间中也加上小粒的粟米等五谷类。而当麦克的食道出入口偶尔被黏液堵塞时,奥臣和其家人会使用注射器清除。

虽然麦克的头去掉了,不过仍能走到高高的鸡笼而没有跌下。它也会鸡啼,但麦克只能从喉头发出微弱的哑然声响,无法在黎明高声啼鸣。此外,其重量不但没有停止而且增加;奥臣宣称麦克断头时只有大约2.5磅,到它死亡之时,竟增加到几乎8磅重。

名气

无头鸡麦克不死的消息传开,人们不禁啧啧称奇,它的名气建立起来,麦克和一只两头牛于其他生物公司展览;它并且成为各式各样杂志和报纸的相片主题。很多争取动物权益者大肆批评奥臣,认为他应该给麦克一个了结,而非让它继续活受罪。

公众要看到麦克,必须交25分美元的入场费用,它为主人奥臣赚得每个月4,500美元。在那里,一个被腌制的鸡头与麦克共同展示出来,宣称是麦克的头,但实际上麦克原本的头已经被猫吃掉。几个关注人道社会的官员审查了麦克,公开宣布麦克未受痛苦折磨。

麦克死后

在1947年3月,麦克在一间位于菲尼克斯的汽车旅馆作巡回展览,麦克的黏液开始堵塞伤口。因为奥臣将清洗的注射器疏忽留在前一天的展览场地,他们无法救到麦克。麦克已死真相只有奥臣一家知道,可能是为了财政原因,罗迪奥臣声称他卖了麦克,造成麦克死后直到1949年仍有它在作巡回展览的谣言。

麦克死后解剖证实,斩下的刀片错过了颈部的静脉,并且凝固了,防止麦克过度失血死亡。虽然大部分头部被切断,但部份脑干和一只耳朵则留在其身体中,而该部份脑干正是控制大多数反射行为的主要部份,而且该余下的部份脑干保持得相当健康。

原标题:生鸡肉从盘中“逃走”吓坏用餐者 专家:生肉复活系神经末梢未死亡

文章由机器自动采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